時論廣場》是誰逼學生睡帳篷(包正豪 )

時論廣場》是誰逼學生睡帳篷(包正豪 )

有臺大學生分享校內隔離環境,在室內住獨立帳篷進行隔離。(圖/翻攝Dcard)

臺灣新冠肺炎的防疫問題,若將話匣子打開,大概三天三夜也講不完。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觀察角度,衆說紛紜,但無可否認的是,政府防疫決策影響每個人的生活,而個人在學校任教,亦有子女正在就學,所以對於校園防疫問題有比較深刻的個人經驗與感受。

學校一直是防疫關注重點,只要有師生確診,立刻成爲媒體焦點,所以教育部屢屢給予各級學校「防疫指引」,要求照辦。但教育部的防疫指引就如時人所譏的「冷氣房決策」,根本無法實際執行,只不過就是假裝有在進行防疫而已。

卢广仲金马献唱入围曲 致敬电影人

就拿今天媒體報導的「臺大安排確診生睡地下室帳篷」當例子,便可以知道教育部的防疫指引有多麼地不食人間煙火。要說臺大漠視學生基本居住權利,逼學生在宿舍地下室睡帳篷,這就太污衊臺大校方了。臺大會做出這樣的權宜之策,還不是被逼的嗎!

這對校園以外的社會大衆可能比較不容易理解,但對學校而言,我想不會有人非難臺大的,我們只會一邊覺得臺大很倒楣,另外一邊慶幸被爆料的是臺大。那到底臺大幹嘛要做這樣的「蠢事」?理由無他,教育部的防疫指引和不作爲造成的。

依據教育部的防疫指引,學校應準備獨立衛浴設備的單人房間作爲隔離之用,而且還不能在同一棟宿舍,必須要勻出整棟獨立宿舍。從防疫的角度來看,教育部一點錯都沒有,是高標準的防疫措施。但是問題在於,全臺灣沒有一所學校能夠達到教育部所設定的隔離設施標準。如果非要符合教育部設立的標準,那學校要嘛,就是請目前住在宿舍裡面的同學全部暫時遷出,原本3到4人1間的宿舍房間,現在用在1個人的隔離上面;不然學校就得到外頭另找隔離空間。

如果認真一點,前者也是做不到的,因爲姑且不論能不能請住宿同學共體時艱,事實上鮮少有學校宿舍是套房的,大多數都是共用衛浴。更別談要住在宿舍,但不需要隔離的同學暫時搬離宿舍,學生難道不會抗議嗎?當然會,而按照教育部現行指引,除中重症確診個案外,其餘不得送往醫院、集中檢疫所、加強型防疫旅館或防疫旅館,且輕症和居家隔離者以「返家」照護和隔離爲原則。所以學校最合理的解決方案是「請需要隔離的同學返家」。但這時候教育部又說「採自願原則,不能強制學生搬離宿舍」,請問學校應該怎麼辦?

學校一方面沒辦法清空宿舍用來隔離,另一方面又沒辦法讓需要隔離的學生返家,無奈之下,纔會出現這種匪夷所思的「類隔離」。

別人容或還有對防疫措施陽奉陰違的,不過被教育部掐住喉嚨的大專校院,是沒人有膽子違背教育部防疫指引的,只會盡力配合。所以問題的核心就在於教育部到底是怎樣看校園防疫隔離的,是發出防疫指引就當成教育部有做事,還是真的有用大腦思考過應該如何進行校園防疫隔離?

還記得4月21日的時候,教育部長潘文忠說;「會去了解個別學校的處置,『先前也告知學校可用獨立空間防疫』,下週還會召集各大學防疫長討論校園防疫措施。」然而5月3日,臺大爆出隔離學生在宿舍地下室住帳棚的事情,我們還不清楚潘文忠這句話的意思嗎?誰逼學生睡帳篷,很清楚了吧!

百合营业后的××关系…?

(作者爲淡江大學國際事務學院院長)

旺报社评》 大陆面对人口危机的三对策